奇書網 > 頭狼 > 2375 崔輝,卒

2375 崔輝,卒

奇書網 www.wqnggx.icu 最快更新頭狼最新章節!

    兩個女孩頓時間被嚇得花容失色,一個踉蹌倒退兩步,一屁股墩坐在地上,另外一個直接捂嘴發出“嗷嗷”的尖叫。

    李潔明一胳膊肘拐住單勇的脖頸,將他原地抱摔在地上,滿目揪心的低吼:“老單,你特么還要鬧到什么時候!做錯就認,我和王老弟的關系,哪怕跪下給他磕頭,我也會想辦法保住你的,你不要這個樣子行么..”

    “都他媽害我,這群人都特么在害我,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啊!”單勇被李潔明壓在地上,一只手亂抓,另外一只手“啪啪”拍打地面,說話吭哧帶喘,嘴角涎著晶瑩的哈喇子,活脫脫就是一頭窮途末路的困獸,這也愈發證明他在做賊心虛。

    “曹尼瑪得,嘴閉上!”我厭惡的抬腿一腳跺在單勇的腦袋上,接著回過來腦袋厲喝:“你倆趕緊說!”

    兩個陪嗨妹齊刷刷嚇了一哆嗦。

    “是..是這樣的,前天晚上,他和他一起去我們會所..”叫姚姚的女孩子先是小心翼翼的分別指了指崔輝和單勇,接著咬著嘴皮道:“我確實聽到他們說什么找人、整王朗,還有頭狼之類的話,不過太詳細的我記不起來了。”

    “是這樣的,我也聽到了。”旁邊叫小玲的女孩也馬上點頭應承。

    我解開西裝扣子,輕甩自己手腕子問:“你們可以肯定是他倆嗎?”

    “對,就是他們兩個,那天我運氣不好,只上了他們一個鐘,所以記得很清楚。”姚姚雞啄米似的猛點腦袋。

    我面無表情,但卻充滿威脅的掃視兩個女孩:“成,麻煩兩位回頭去警局和法院替我做個證,這期間你們的一切損失,我雙倍補償,可以不?”

    兩個姑娘互相對視一眼,姚姚聲音很小的回應:“可..可以。”

    “現在沒啥說的了吧?”我瞇縫眼珠子直勾勾的看向李潔明和單勇。

    單勇氣喘吁吁的低吼:“我是冤枉的,我根本沒見過她們。”

    無視他的歇斯底里,我沖著李潔明提高調門:“還他媽有話說么!”

    “沒有,老弟報警吧。”李潔明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苦笑著搖了搖腦袋:“我想保住老朋友不假,但不能是非不分,黑白不辨,只是希望老弟你能看在我那點薄面上,不要在里面繼續整他。”

    我沒接他的話茬,又扭動脖頸注視葉致遠叔侄:“你們呢,還有話說嗎?”

    姜還是老的辣,就在葉致遠猶豫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時候,葉世龍率先表態:“報警,不論是判崔輝多少年,他都罪有應得,你給老子保證,上法庭以后必須實話實說,聽沒聽見?”

    “是,葉哥。”崔輝哭嘰尿嚎的咧嘴。

    “那就走吧,咱們經公處理。”我掏出手機按下110,同時指了指李潔明和葉世龍道:“葉叔叔、明哥,你們記住了,選擇經公處理我是看在您二位的面子上,如果讓我自己處理,我特么拿開水燙他倆都不解氣。”

    兩人表情復雜的互相望了望彼此,誰也沒有往下接茬。

    幾分鐘后,我們一行人來到酒店樓下,被李新元和楊解放反扭胳膊的單勇精神失常似的一個勁的墨叨:“我是冤枉的,我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事情,我真的是冤枉的..”

    李潔明苦著臉不住的從旁邊勸阻:“老單啊,待會一定要坦白交代,你沒有直接下令殺人,動手那些生慌子你也不認識,算起來也不是主犯,等過幾天王朗老弟消氣了,我會幫你說好話的,家里的一切你放心,我會幫你照顧好的。”

    “不是我做的,老李你相信我好不好?”單勇昂起遍布血絲的眼珠子直視李潔明。

    猛然間他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什么一般,突然一口朝著李潔明的腮幫子咬了上去,近在咫尺的李潔明反應不可謂不快,腦袋猛然往后一縮,接著抬起胳膊就是一拳“嘭”的一下鑿在單勇的胸脯上。

    不知道是因為后面的李新元和楊解放沒有站穩,還是單勇掙扎的幅度太過強烈,李潔明一拳掄出去,仨人竟然一下子全都跌倒在地,尤其是單勇的嘴角還滲出一抹血跡。

    他像只烤熟的大蝦似的弓著身子,上氣不接下氣的嚎叫:“是你,我特么想明白了,是你干的,前段時間你說要把公司改制,吸引外面一些大公司的股份,我否決了,一定是你懷恨在心,崔輝是你介紹我認識的,讓我去找段磊談送鋼材也是你提議的,李潔明,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動手腳,你特么坑我..”

    李新元和楊解放忙不迭爬起來,重新反扭單勇的胳膊將他從地上拽了起來。

    “老單,你真是瘋了。”李潔明條件反射的扭頭看了我一眼,氣得渾身直打哆嗦:“你都對你快要掏心掏肺,你臨了竟然要往我身上潑臟水,你還有沒有一點良心,朗老弟,你千萬別聽他瞎說,我和國明、張帥的關系,你肯定也知道,咱們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自己人..”

    “昂!”

    就在這時候,一臺沒有掛車牌的白色小“QQ”汽車馬達咆哮,風馳電掣的朝我們這個方向沖了過來,那家伙的速度特別快,距離我們還要不到十米的時候仍舊沒有減速剎車的意思。

    眨巴眼的功夫,車子幾乎快要撞向我們,大部分人慌忙朝后倒退幾步,踩在酒店門前的臺階上,唯獨坐在輪椅上的崔輝行動不便,還目瞪口呆的杵在原地。

    “嘭!”

    說時遲那時快,小QQ的車頭猛然瞄向崔輝,連同輪椅但人一下子被撞的飛起,崔輝整個人在半空中劃出一條弧度,隨即重重跌在地上,兩條手臂齊齊扭曲,無力的耷拉著,他像條蛆蟲一般蠕動著,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再加上滿臉的血跡,瞅著非常可怖。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根本不會想象到一臺QQ車竟然能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沖撞力。

    就在我們所有人還沒回過神的時候,小QQ的副駕駛車門“咣”的一下彈開,一個頭戴漁夫帽,臉捂口罩的消瘦身影三步并作兩步跑到崔輝的跟前,從腰后掏出一把“大黑星”,照著崔輝“嘣,嘣”連扣幾下扳機。

    崔輝痙攣似的抽搐兩下便沒了動靜,開槍的家伙惡狠狠吐了口唾沫咒罵:“草泥馬的,敢害我壯哥,老子弄死你全家!”

    罵完以后,那家伙又迅速朝著QQ車方向奔去。

    見到這種情況,我就算腦子再遲鈍也知道,這是有人借著“大壯”的名義在往我們身上潑臟水,慌忙昂頭吼叫:“小樹、周德,抓他!”

    回酒店之前,我特意讓鄭清樹和周德埋伏在酒店門外,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鏗!”

    一聲悶雷一般的槍響暴起,那個半個身子已經鉆進車內的那個家伙身形微微一頓,很明顯被躲在暗處的鄭清樹狙中,但狗日的挺能扛,硬挺著鉆進車內,并且快速關上車門,QQ車隨即打火,速度很快的朝街口逃離。

    “鏗!”

    又是一聲槍響炸響,QQ車的左前輪胎直接讓干癟,車頭順勢往下一沉,不受控制的“嘭”的一下撞在馬路牙子上,保險杠被撞碎,無數塑料碎片殘留一地。

    沒等車子重新打著火,“鏗!”的又是一道狙響聲,QQ車的右前輪胎也讓干爆,接著就看到車內跳下來兩條身影,手忙腳亂的朝著我們所在的方向“嘣嘣..”連續射擊。

    大黑星的射程雖然不算特別遠,但這種距離足夠掃中我們,迫于無奈之下,我們一幫人趕忙掉頭跑回酒店。

    三四分鐘左右,一陣急促的警笛聲泛起,外面的槍聲也戛然而止,也不知道那兩名突如其來的刀手究竟是跑了還是被鄭清樹給狙殺。

    “王朗,你什么意思!”聽到警笛的咋響,躲在門口桌子底下的葉世龍滿臉狼狽的爬出來,抬手就是一拳頭砸在我胸脯上厲喝:“四眼仔都已經承認罪過,愿意伏法并且作證了,你還特么跟我玩這招!”

    距離我最近的段磊,同樣一肘子捶在葉世龍的臉上,惡聲惡氣的臭罵:“你是不是眼瞎啊,沒看著那幫人連我們都攻擊,擺明了是有人在嫁禍我們,別跟條瘋狗似的逮誰咬誰!”

    “誰知道是不是你們自編自導自演,這種戲碼王朗最擅長了!”葉世龍喘著重氣,抬手又是一把薅住我領口,吵吵把火的吼叫:“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沒完,咱們走著..”

    沒等他說完,明顯聞聲而來的白狼小跑著從電梯口奔過來,一腳重重踹在葉世龍的胯骨上,表情陰森的發問:“沒完你能咋地!”

    “你敢打我?”葉世龍瞬間有點懵圈,接著就像是個撒潑的老娘們似的連抓帶撓的撲向白狼咆哮:“遠仔,你們幾個都是木頭人嗎,看不起他敢打我..”

    葉致遠和另外幾個葉家人頓時一齊朝白狼圍攏過去。

    “都雞八給我往后稍,誰動我白哥一下,我今天整死誰!”我吐了口唾沫,擋在白狼前頭,指著葉家人喝罵:“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有人嫁禍,故意挑起我和你們葉家的矛盾,我如果真想搞掉崔輝,犯得上這么費勁嗎?”

    我之所以阻攔,并不是真怕他們傷到白狼,而是擔心白狼待會發起狂來直接給他們連鍋端,白狼的恐怖我上次親身經歷過,這家伙簡直就是個大壯的放大版,葷素不忌、神鬼不懼,給他整急眼了,別說葉家,就算是馬征都得老老實實跪下。

    葉致遠猶豫片刻后,回頭朝著自己叔叔勸解:“叔,這事兒確實疑點諸多,你先別發那么大的火..”

    說話的功夫,一大群警察闖進酒店大廳,迅速將我們分開。

    “抓王朗,他雇傭殺人!必須抓他!”葉世龍罵罵咧咧的叫嚷。

    沒理會好像更年期紊亂的他,我抿嘴掃視大廳里,單勇被李新元和楊解放反扣胳膊交給兩名警察,段磊在旁邊打電話,葉致遠和葉家人在不停規勸葉世龍,兩個陪嗨妹惴惴不安的蹲在地上,而李潔明好像嚇傻了似的,背靠墻癱坐在地上,渾身瑟瑟發著抖。

    將目光定格在他身上幾秒鐘后,我心底莫名產生一絲疑惑。

    透過他剛剛下意識反抗單勇進攻的時候,我看得出來,這家伙十有八九手上有點功夫,最起碼力氣肯定大與常人,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說,經歷剛剛那種情況,表現的呆滯和慌亂是正常反應,可李潔明做了半輩子買賣,不說什么大風大浪都經過,這類事件以前不可能沒碰上過,他現在瞅的要死不活,本身就是一種不正常。

    剛剛那倆亡命徒為什么能精準無比的攻擊我們,說明他們是提前得到了信息,也就說是我們這群人里,肯定有人在通風報信,而這個人就在我們之中,至于那倆亡命徒究竟為什么要干掉崔輝,難道只是單純為了嫁禍給我嗎?我暫時想不出個所以然。

    另外一邊,葉世龍憤怒的朝著段磊嘶吼:“崔輝是整件事情的連接點,如果不是他組織人動手,王朗那幾個兄弟不會傷也不會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點小九九。”

    “崔輝是整件事情的連接點..”重復著葉世龍的話,我像是猛然間抓到了什么,但細細去品,又完全沒了靈感,想到這兒我回頭朝著李新元招招手:“元元,你過來。”

    “怎么了哥?”李新元快速湊到我跟前。

    我湊到李新元的耳邊壓低聲音交代:“給大外甥打電話,讓他和大飛、鄭清樹、周德務必給我守好那兩個陪嗨妹,但不要露面,只躲在暗處,等我從警局錄完筆錄,回來后聯系他們...”
惠泽社群六肖王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