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我缺個男朋友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我缺個男朋友

奇書網 www.wqnggx.icu 最快更新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最新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我缺個男朋友

    程熙然對楚商家公司的股份表示一點心動都沒有,她的錢多的這輩子都揮霍不盡,不需要楚商再送她一些股份錦上添花,但倒是對他口中的秘密頗感興趣。

    “秘密?”程熙然端起了茶杯,輕喋了一口,味道還不錯,喝的出來是個泡茶高手。

    楚商從放在沙發上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個信封:“程小姐自己看吧。”

    程熙然看著他把信封推到了自己面前,他的手指很長,像鋼琴家的手,比她的手要大了許多。

    她放下了茶杯,順手拿起信封打開,里面是幾張照片,程熙然拿出來看了一眼后瞳孔就猛然縮了一下。

    照片中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正是她的未婚夫,她的未婚夫在照片中正在和另外一個男人擁抱接吻,每一張的尺度都在向她傳達一個秘密。

    她的未婚夫是個gay。

    啪!

    程熙然把幾張薄薄的照片摔在了桌子上,再看向楚商的目光就有些敵意了:“你想拿這個威脅我?”

    楚商啞然,似乎對她的話很是不解:“程小姐,你誤會了。我不是想威脅你,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未婚夫的性取向不是女人,他騙了你。”

    程熙然:……

    程熙然忽然有點理解不了楚商的腦回路了,掌握了這么大一個秘密你不用來威脅別人達到自己的秘密,居然是來好心提醒別人被騙了。

    難不成你要指望別人感激你告訴了她這個秘密,然后報答你嗎?

    你怕是不知道有個詞叫人心險惡,真不怕被殺人滅口。

    傻成這樣就算家產到了你手里,用不了多久也會被人騙光了吧。

    程熙然平常在生意場里混,見慣了爾虞我詐,習慣了說話真假參半,更習慣了別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虛情假意,也遇到過自以為掌握了自己的把柄來威脅自己的人。她自認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可楚商的赤誠和直白,卻是她從未見過的。

    沒有任何談判技巧,也沒有任何你退我進,就這么直截了當的告訴你你被騙了,然后等著你良心未泯報答他,幫助他。

    在這個物欲縱流,金錢至上的社會,道德的底線一降再降,滴水之恩涌泉相報這種美德早就被人遺忘在腦后了,她能在今天見到一個心懷赤誠的人,簡直和見到了活化石沒有區別。

    “我有一個問題。”半響之后,程熙然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請問。”

    “你手里掌握了我未婚夫的把柄,為什么不用來和我談判,你要是以我不幫你,你就把這些照片公布出去為條件威脅我,成功率不是更大嗎?或者直接去找我未婚夫,你應該知道他也有能力幫你。”程熙然問道。

    “我是誠心來請你幫忙的,自然需要表明我最大的誠意,我們以前的關系是陌生人,我希望以后的關系會是朋友,而不是威脅與被威脅的關系。而且你未婚夫的事情是他的個人隱私,大眾對gay的接受度本來就低,可他喜歡同性又沒有侵犯法律也沒有危害別人,我沒有必要也不會拿這個威脅他。”楚商回答道。

    程熙然點點頭,問道:“所以即使我不答應你,你也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對嗎?”

    “是的。”楚商的回答非常誠實,并且也很坦白的告訴程熙然:“我不會做生意,也不懂談判。許哥告訴我,談判的核心技巧只有一個,那就是只要我能滿足你的條件,你就會答應幫我。所以程小姐,我的誠意我已經拿出來了,你有什么條件?”

    程熙然第一次面對這樣的談判對手,他不狡猾,也不奸詐,更不會在話里話外給你挖坑,他就是把所有的誠意都攤在桌子上給你看,讓你選擇答應或者拒絕。如此直接,真是傻的可愛。

    程熙然想了一圈也沒想到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絕楚商,對方都如此坦誠了,她要是再繞彎子挖坑給他跳,那就太沒底線了,面對赤誠之人,她也不想太功利。

    “我只有一個條件。”程熙然豎起食指比了一個“一”的手勢。

    “我答應。”楚商干脆利落。

    程熙然呃道:“我還沒說是什么呢。”

    “什么條件我都答應。”楚商道。

    什么條件都答應?

    這也太好宰了吧,就不擔心她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

    程熙然的眼珠子轉了一下,泛起星星點點的壞笑:“當我男朋友吧。”

    楚商:!!

    楚商看著她,嘴巴微微張著,顯示出了他的震驚和不知所措。

    “你有女朋友了?”他不說話,程熙然就開始問了。

    楚商搖頭,依舊處于震驚當中。

    “那你是要反悔剛才說過的話?”程熙然又問。

    楚商繼續搖頭,還是沒從震驚中回魂,彷佛魂都被程熙然嚇跑了。

    “又沒有女朋友,又不是想反悔,那就是默認答應我的條件了?”程熙然這才拿出了平常談判的“心機”。

    “不、不是,程小姐,你有未婚夫了。”楚商一聽程熙然要給自己蓋棺定論,趕緊提醒這一事實。

    “可你十分鐘之前剛告訴我他不喜歡女人,他能在我們有婚約的情況下找男朋友,那我也能找啊。”程熙然搬出了一套理論。

    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樣子。

    楚商迷糊了,保持著最后一點理智:“可是這樣做是不道德的,你們應該說清楚,解除婚約,然后再各自找男朋友。”

    “婚約早一天晚一天解除都沒有什么,反正未婚夫在那里又不會跑。可男朋友就不一樣了,沒有任何形式關系約束他,他轉頭就能跟其他小姑娘跑了。”程熙然又搬出了一套理論。

    聽起來還是很有道理的樣子。

    楚商幾乎被說服了,可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太對。

    “當然我有權利提條件,你也有權利拒絕,我還有兩天峰會要參加,你可以慢慢考慮。”程熙然談判有張有弛,該進攻的時候不會放過進攻的機會,該止步的時候也能恰到好處的止步。

    楚商哪有時間慢慢考慮,他父親在重癥室里躺著,隨時都有撒手人寰的可能,他現在是迫在眉睫,不然也不會急著過來找程熙然。

    “不用考慮了,我答應你。”楚商只猶豫了不到一分鐘就給了答案。

    程熙然在心里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笑瞇瞇地道:“當我男朋友很簡單,我對男朋友也沒有其他要求,就只有一樣,聽話,我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能反對我,你能做到嗎?”

    楚商哦了聲,他也沒有給別人當男朋友的經驗,就算程熙然不說這一點,以后在相處中,他也會是一個聽話的男朋友,畢竟聽話才比較不容易惹女朋友生氣。

    這么乖的男朋友簡直絕種了,程熙然忽然有種自己賺大發了的感覺。
惠泽社群六肖王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