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本尊夫人有點狂 > 第1828章 姜宇舊事

第1828章 姜宇舊事

奇書網 www.wqnggx.icu 最快更新本尊夫人有點狂最新章節!

    第1828章 姜宇舊事

    月光之下,只見那七道身影出現在世人面前,就如仙子一般,讓人目不轉睛的神往。

    “這穿的是啥???”

    嗖嗖嗖!

    幾道身影瞬間出現在霍藍,魏萌萌,蕭露露,魏雨萌,李姨,歡歡身邊,紛紛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蒙在了她們的身上。

    “怎么,不好看?”

    霍藍挑著眼睛看著章程,她很喜歡這一身衣服,怎么了?

    “沒,好看,媳婦穿什么都好看,但是這衣服有點太瘦了,走走走,咱回家哈!”

    “相公,不好看么。”

    魏雨萌也不解的看著張崇,銅鏡中的她很好看啊。

    “好看,夫人穿什么都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

    張崇笑著,但也直接抱著魏雨萌消失在眾人面前。

    青禾走到卓行云面前,眼中的歡喜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但是這一身卻是太過于……還是給他一個人看好了。

    陸陸續續的,各家的媳婦都被自家相公給領了回去,東方清澤倒是能接受一襲旗袍的歡歡,只是熊齊這貨不能解釋,嚴嚴實實的將歡歡包裹起來,并且警告東方清澤不可以有任何非分之想。

    “哎!”

    “別唉聲嘆氣了,熊齊就是這個脾氣,他對歡歡寶貝得不得了,你的路還長著呢。”

    姜逸心笑著,可心中卻是幾分失落。

    此時此刻,若是冥夜看到自己的話,會是什么樣的表情呢。

    翌日,云山書院。

    “楊老爺子怎么受傷了?”

    聽卿家三兄弟說,楊老爺子已經有段時間沒去閑人居蹭飯了,而且受傷了,難不成是星域魔界干的好事兒。

    姜逸心,東方清澤,李寒三人前往云山書院,遠遠地便看到木長老和袁長老二人。

    “回來了。”

    “最近可好,我聽說了司空一族發生的事情。”

    木長老越看姜逸心越是喜歡,當聽到司空一族被星域魔界三君包圍的時候,差一點就要去支援,好在被袁長老攔了下來。

    “沒事兒,星域魔界的事情暫時解決了下來,倒是楊老爺子怎么回事兒,為什么還受傷了?”

    云山書院的院長楊瀟,不僅修為高超,而且還是個雞賊,并且是雞賊中的王者,從來只有占便宜不吃虧的道理,怎么還受傷了?

    “這個啊,說來話長,但是長話短說用一句話也能概括。”

    提起這件事情,木長老臉色陰沉了下來,并非是擔心楊瀟的病情,而是丟人。

    堂堂云山書院的院長竟然去偷摘別人院子里面的桃子吃,結果被狗追了半條街,最后一個沒注意掉坑里面了,腿扭傷了不說,連門牙都磕掉一顆。

    “老爺子……這么牛么!”

    那可是云山書院的院長,是蒼瀾大陸強者巔峰級別的人,竟然因為偷吃桃子被狗攆,結果還把自己給弄傷了?

    說出去誰信?但事實就是這樣子。

    “老爺子現在在什么地方?”

    “院長室,對了,去的時候把這個帶過去,非要吃桃子。”

    一籃子洗過的桃子,木長老將桃子交給了姜逸心,囑咐了幾句話之后便和袁長老離開了。

    院長室。

    咚咚咚!

    敲擊著木門,里面傳來了楊瀟病怏怏的聲音。

    “誰啊!”

    “老爺子,是我們。”

    “哦,門沒鎖,你們自己進來就行。”

    楊老爺子躺在長椅上,歪歪斜斜的身體恨不得滑落下來,那慘兮兮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癥呢。

    “老爺子,聽說你被狗追著攆了半條街,還掉坑里面了?”

    李寒的一句話當即讓楊老爺子坐了起來,用那一張漏風的牙口辯解著當時發生的事情。

    “別聽小木丫頭瞎說,當時老夫見那桃園黑氣沖天,一定是有星域魔界的人混跡在其中,便想著將其活捉問清楚一二,可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來一條惡犬。”

    木長老說的是一個偷桃子被狗攆的版本,楊老爺子說的又是一個偷桃子被狗攆的詭異版本,雖然過程不一樣,但結果還是一樣的。

    “所以您就掉坑里面了,摔沒了一顆門牙?”

    “笑笑笑,就知道笑,為師變成這樣你也不關心關心,反而還來嘲笑為師。”

    楊老爺子白了姜逸心一眼,怒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腳疼,他一定好好的教訓這三個沒有禮貌的小王八蛋。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們錯了還不成么!”

    “知道錯了就好。”

    楊老爺子從籃子中拿出一顆桃兒開始吃了起來,一邊吃著一邊詢問著司空家發生的事情。

    大體上的事請他都知道,但他更要了解其中的具體細節,還有關于星盤的事情。

    姜逸心說著在司空家發生的種種,細節也說的一清二楚,從司空無敵閉關,到司空華中毒,然后到星域魔界的三大魔君出現。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永恒死神在下一盤棋,一盤很大的棋!”

    如果換做她是永恒死神的話,一定會利用這個絕佳的機會將敵方斬殺,將一切潛在的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

    可永恒死神高文軒非但沒有這么做,還與玉玲瓏二人沒有插手,當然,更多的原因是因為星盤的出現,但姜逸心總覺得這貨一定憋著壞水,只是她現在還想不明白高文軒到底要做什么。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為師其實更在意的是司空無敵那家伙。”

    以他對司空無敵的了解,明知道司空家將面臨滅頂之災,甚至會因為星域魔界三君的絞殺導致十幾萬基業的司空家就此毀于一旦,可為何還是執著的去閉關?

    不解,這一回是真的不清楚司空無敵要做什么。

    “還有一件事。”

    姜逸心從戒指中拿出了星盤,在閃爍過一次光芒之后,星盤就成為了一塊最普通的玉石,除了玉石上刻畫了一些符號之外,與尋常的玉沒有任何區別。

    楊瀟看了星盤一眼,很是肯定的說著星盤的變化。

    “星盤的力量是來自于星界,當九塊碎片拼湊在一起的時候,力量一股腦的涌現出來,如今星盤是失去了力量才會變成這般,只要讓星盤吸收星劫的力量,就可以再一次使用了。”

    “合著……星盤就是一塊充電寶么?”

    東方清澤用充電寶三個字很是形象的形容了星盤。

    不管怎么樣,想要再次使用星盤的話,就要讓星盤吸收足夠的力量,方可以應對星域魔界的人,以及遠古大魔。

    “老爺子,你活得時間夠久,認不認識一個人。”

    姜逸心問著楊瀟人不是認識一個叫姜宇的人,回來之后,姜逸心曾經從司空華口中得知了那座山的主人叫姜宇。

    “姜宇?你怎么會提起他?”

    很明顯,楊老爺子知道這號人物。

    “老爺子,您知道?”

    “當然知道,星域魔界的三君你知道吧,永恒死神,魔天大君和玉玲瓏,但在姜宇面前都不算什么。”

    楊老爺子揮了揮手,告知姜逸心,如今的魔界三君在姜宇面前最多是一盤小菜而已,而光明神和姜宇曾經相識,并且還是姜宇妻子的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

    姜宇,曾經是星域魔界的魔君,而且是唯一的魔君,生性風。流,但是有一天遇見了一個從異界而來的人類女子,人類女子救了姜宇,當時的姜宇因為大劫將至虛弱無比。

    “什么時候發生的事情?”

    “久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候光明神還是初入江湖的修行者。”

    時間,早已經忘記了。

    楊瀟只記得,他曾經見過那人類女子,只是人類的壽命終究有限,而且這天道絕對不能容忍的一件事情便是異族相愛。

    人類女子的名字叫何月,何月的性情很是灑脫,不知什么原因從異界來到了星界,救下了劫難中重傷的姜宇,并且無微不至的照顧他。

    慢慢的,兩個人相愛了,但生性風。流的姜宇欠下了不少情債,一個個女子出現在何月面前。

    何月只是笑著,問著姜宇,她只需要一生一世一雙人,而姜宇卻沒有回答任何話。

    何月離開了,在這段時間中遇到了光明神,二人成為了好友,也正是因為何月,告訴了光明神諸多異界的色彩,兩個女人成為了生死之交。

    可有一天,姜宇出現,并且帶走了何月,將其虜回了星域魔界。

    為了救摯友,光明神闖入星域魔界,可此時的何月無法承受星域魔界的魔氣面臨死亡,許是上天就喜歡開玩笑,何月看到了姜宇風。流一幕,傷心欲絕與光明神離開了星域魔界。

    從此之后,便杳無音信,即便是姜宇動用了一切的人脈都無法找到何月。

    直至多年之后,光明神和黑暗神與他們的師父即將離開星界的時候,光明神找到了姜宇,將一個小女嬰交給了姜宇,取名為姜朵朵。

    “不對啊,我們看到的小家伙才三歲的模樣!”

    時間對不上,姜朵朵分明死一個三歲的小女娃,但是按照楊老爺子說的,姜朵朵分明已經幾十萬歲的年紀了。

    “你們有所不知,當年何月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用最后一口氣剩下了孩子,那孩子本就是魔族和人族的結晶,是不存于天地間的異類。”
惠泽社群六肖王开奖结果